27岁也疯狂 上海一财务助理一年挪用公款九千万
发布日期:2019-09-17 05:3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27岁的陶华太疯狂了。作为一国有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股份公司”)计划财务部经理助理的他,为掘取人生“第一桶金”,不惜犯下惊天大案:1年时间挪用公款9226万元,成为2002年度本市检察系统查处的涉案金额最大的经济犯罪案件的主角。这名被单位同事一致公认的财务高手,在刚踏上事业舞台之时,就早早地为自己的人生拉上了帷幕,黯然出局。

  日前,陶华被市检察一分院以挪用公款罪提起公诉。截至记者发稿前,因他的犯罪行为而造成的1200万元国有资产无法追回。

  在此之前,他一直是众人眼中的幸运儿。出身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他自小品学兼优,高中毕业后又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同济大学建筑管理专业,期间历任学生会干部,而且还是全年级第一个学生党员。1998年进入公司计划财务部工作后,他表现出了在资金调度和融资方面的超凡能力,使他成为领导眼里的“潜力股”,两年后即出任计划财务部经理助理。

  中等偏胖的身材,戴着一副眼镜,平日少言寡语的陶华给人的感觉是儒雅敦厚、稳重能干。当然,别看他表面风平浪静,内心却是波涛汹涌。对于已有的一切,胸怀鸿鹄之志的陶华并不满足,他梦想着自己有“搞大”的一天。

  不久,陶华发现他所在的公司在资金运作上有诸多不规范之处:设立帐外资金,部分资金支出审批手续不全,融资由他一人操作,法人章、财务章均由他一人保管等等。

  天天与钱共“舞”,陶华不想只做“过路财神”。“当时股市形势非常好,我想动用一下,盈利了再归还也没人知道,赚够了500万元就收手。”因考虑到直接将公司资金打到股市容易被发现,陶华于2001年5月挪用了“股份公司”500万元作为验资款,花店关门却收转账 深圳人,以他人名义成立了实际属于他个人的私营公司——上海达善企业发展有限公司(简称“达善公司”)。成立“达善公司”的目的,就是为了能“安全”地动用“股份公司”资金,为他炒股提供方便。

  从2001年7月至2002年7月,陶华可谓“日进斗金”,他采用开具“股份公司”票据后再背书等手段,先后9次将8700余万元的公款划入“达善公司”。

 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,自打陶华挪用公款炒股后还没等他乐上几天,股市风云突变,从他杀入时的2200点狂跌至1300点,他被“套牢”了。一向自负的他非但没有及时抽身,还自以为能挽回败局,结果“本”没扳回,反倒越陷越深。

  当然,让他胸闷的还不止这事。“达善公司”成立后,陶华用留置在帐上的一部分公款,像模像样地为他的私人公司添置了帕萨特、桑塔纳2000、金杯面包车以及一些办公用品,并以每人每月2500元聘请了几个大学同学管理公司,先后开办了餐饮和快递两家分公司,可因经营不善,员工中饱私囊,他的两家分公司不但一分没赚到,还赔进了几百万元。陶华只能让它们寿终正寝了。临了,“财大气粗”的他还给几个同学各发了2.5万美元的遣散费。

  也就在他挪用公款炒股的一年间,陶华先后谈了3个女友。第一个是去越南洽谈投资事宜时结识的越南翻译黎小姐,他送给黎小姐10多万美元,还花了30万买了钻戒和钻石手表,加上来往中的其他花销,半年时间就挥霍了200多万元人民币。后因父亲不同意,陶华与黎小姐的事就告一段落。

  这之后,陶华在昆山的娱乐场所结识了湖北的杨小姐,为她花2000元月租费在当地租了套2室1厅的住房。不久,杨小姐称家人生病回了湖北老家,打电线万元购房,陶华当即通过银行汇了30万元。从此,杨小姐就再也不曾露面。没多久,陶华又在海南KTV包房认识了安徽杜小姐,杜小姐来上海看他,两人住五星级宾馆,出入高档消费场所,一个星期就花了5万元。之后,杜小姐接替杨小姐入住了昆山的2室1厅住房。案发前,陶华给了她50万元购房款……

  “金钱在我眼里只是数字上的加减,没有质的概念。”“反正钱不是自己的,怎么花也没什么感觉了。”慷公款之慨,陶华倒显得举重若轻。

  二00二年九月十日,“股份公司”的上级单位向浦东新区检察院反映,其下属的“股份公司”计划财务部经理助理陶华有挪用公款两千万元炒股的犯罪嫌疑。

  案情重大,浦东新区检察院反贪局迅速出击。初查中,侦查员发现,由陶华经手的另一笔一千五百万元的贷款去向不明。考虑到有大量资金没有归还公司帐户,陶华极有可能携款潜逃,侦查人员立即对陶华实施了监控。

  二00二年九月十二日上午,“股份公司”的领导惊讶地发现,涉嫌挪用巨额公款的陶华不见了,而且还关闭了通讯工具。

  这天快到下班时分,陶华突然在公司出现。就在他留下便条准备离去时,浦东新区检察院反贪局的三名侦查员出现在他的面前。

  九月十三日凌晨,二00二年度本市检察系统查处的涉案金额最大的经济犯罪案件顺利告破。

  审讯和取证工作紧张而有条不紊地进行。足足忙了两个星期,侦查人员通过对四家证券公司和十六家金融机构的核查,才找到九千二百二十六万元资金的原始流转凭证,理出了每笔资金的走向。

  由此,侦查人员发现,案发时尚有三千七百余万元的资金没有归还公司帐户。除对留在股票帐户内的赃款冻结外,其余赃款哪去了??

  就在这时,侦查人员从搜查中发现了一张安徽籍杜姓女子的身份证,这名女子与陶华究竟是什么关系??

  经审讯,陶华交代,这位杜小姐是他女友,案发前陶华送给她五十万元购房款,另外还委托她在合肥琥珀山庄租赁了一套住房,藏匿了现金四十七万元、存单人民币二十五万元、美元三万元以及一台手提电脑等物。但因陶华只去过琥珀山庄一次,无法确切指认赃款藏匿的具体方位。

  为及时追回赃款,尽力挽回国有资产的损失,由侦查员、法警、技术人员组成的侦查小组,根据陶华提供的杜的暂住地地址,于2002年9月25日赶赴昆山,打算找到杜后,由她指认赃款藏匿之处,追回陶华交给她以及委托她藏匿在合肥的赃款、赃物。中午11时左右,当侦查小组赶到杜的暂住地时,杜已不知去向。侦查人员分析杜很可能会赶去合肥转移赃款,为抢在杜之前起获赃款,侦查人员马不停蹄直扑合肥。

  然而,由陶华提供的琥珀山庄是合肥最大的住宅小区,有200多栋楼房,小区物业管理部门对检方提供的模糊的线索表示无能为力。

  正在大伙儿一筹莫展之际,同志们群策群力,有人提议,请同去的技术人员将整个山庄拍摄后,通过网络将图像异地传送到上海,经陶华辨认后再进行排摸。果然,侦查工作出现了转机。2002年9月27日,侦查小组根据陶华辨认后提供的新线索,成功地起获了藏匿的全部赃款、赃物以及有关涉案书证,之后,又在杜的老家黄山找到杜小姐,追回了陶华送给她购房的50万元赃款。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